虞寧晚許梟第18章

-

許梟真的是一點也冇手軟。

反而是溫湉在旁邊拉著許梟:“夠了夠了,他也不是故意的。”

許梟伸腳踹他的小腿:“還不趕緊謝謝你嫂子。”

顧澤元扯扯劇痛的嘴角,他可是妥妥的虞寧晚一派的,因為她的關係,他並不怎麼喜歡溫湉,愣是冇開口。

他頂著這副鼻青臉腫樣回家。

虞寧晚跟顧澤元住在一個小區,兩個人在小區門口恰好撞上了。

饒是他躲了躲,虞寧晚也還是看見他臉上的慘狀了。

顧澤元這會兒也纔剛成年,他父母從小就不管他,而虞寧晚也冇有父母,兩個人有幾分同病相憐,所以大六歲的虞寧晚算是真的把他當親弟弟養大的。虞寧晚當初跳樓,除了虞英芝,也就隻有他照顧她,也就是今年他高三課多,他們見麵的次數才少了。

“怎麼回事?”虞寧晚拉住他不讓他走,皺眉道,“你又在學校惹事了?”

對於顧澤元而言,虞寧晚就是個長輩,他小學放學是在讀高中的虞寧晚來接的,初中的同學會也是虞寧晚替他開的,生病也從來是她送他去醫院。

顧澤元不想讓她擔心,支支吾吾不肯明說。

虞寧晚冷著臉,到底是冇有不管他,領著他回到他家,找來醫藥箱給他擦藥。

顧澤元也很聽話的一動不動,不太放心道:“你的身體好了麼?”

“嗯。”

“你姑姑不讓我去看你。”虞英芝一直覺得他是個混混,不讓他接近虞寧晚。

虞寧晚不在意這個,問他:“疼不疼?”

顧澤元在虞寧晚麵前算乖的:“有一點。”

虞寧晚在給他上完藥以後,卻一句話也不說就要走。顧澤元看著她這副模樣,有些不安,擋在她門口企圖不讓她走。

“明明你去學校之前答應過我,高三這年你會好好讀書不惹事的。”她的聲音中氣不太足,顯然很疲倦。

顧澤元沙啞的說:“姐,我冇在學校惹事。這是今天許梟動手打的。我什麼壞事也冇做。

012道歉

“我這兩個週末,冇有在學校待,都跟我表哥那群人呆在一起。我想看看那個搶走許梟哥的溫湉,到底長什麼樣。”顧澤元說,“然後我今天惹溫湉不高興了,他就對我動手了。”

他的嘴角腫的很厲害,說話應該都很疼,但他跟她說話還是忍著疼保持著語速,顯然是怕她離開得太快,所以才著急跟她解釋。

虞寧晚愣了愣,有些生許梟的氣,一個高三的孩子,學習最關鍵的時候,受傷影響學習影響高考怎麼辦?

溫湉是個寶,其他人就不是人了?說錯兩句話至於把人打成這樣麼?

“你怎麼就不知道躲。”

他躲了,是許梟鐵了心不放過他。

顧澤元張了張嘴,卻冇說話。許梟冇對虞寧晚膩之前,還是很照顧他這個“小舅子”的,他也冇想到,今天他會這麼狠。

那股狠勁兒,就看得出來是對虞寧晚冇什麼想法了。

虞寧晚怕他再吃虧,叮囑他:“以後見到那個女人,離她遠點。”

“那你也彆喜歡他了好嗎?”顧澤元說,“你可以看看我表哥,他挺喜歡你,有我在他不敢欺負你。”

虞寧晚笑了笑,她跟許梟成為了過去式,卻也不可能跟顧越有什麼的。顧越母親很不喜歡她,儘管顧越不太聽他媽的話,但顧母非常強勢,虞寧晚跟了顧越日子未必就好過了。

她在心裡盤算著最近應該彆再跟顧越見麵了。

第二天,虞寧晚打算親自送顧澤元去學校。

她還是把他當成孩子的,會跟其他家長對孩子那樣,送他去學校之前給他買一堆吃的。顧澤元雖然不喜歡吃零食,但是並冇有拒絕,而是陪著她一起在超市裡麵挑零食。

顧澤元現在是特彆想撮合虞寧晚和顧越,逛超市的時候,就偷偷給顧越發了個地址。

顧越趕來時,他們正好在挑水果。

顧澤元就把所有的東西都讓他提了,給他獻殷勤的機會。

虞寧晚心裡明白是怎麼回事,卻也不好說什麼。

顧越道:“幾分鐘前溫湉還在微信上告訴我她也在這邊逛,冇想到你們也在。”

他冇想到自己說了這句話以後就冷了場,虞寧晚跟顧澤元對視了一眼,誰都冇說話。

也冇有想到,許梟跟溫湉馬上就出現了。

虞寧晚因為顧澤元臉上的傷,並冇有主動打招呼,視線一直放在水果攤的蘋果上。

許梟也攬著溫湉,目不斜視的從他們麵前經過。

顧越總算察覺到有些不對了,跟著虞寧晚他們逛也冇了聲音,三個人誰都是安安靜靜的。

他們這邊安靜,旁邊一有聲音就能聽得清清楚楚。溫湉跟許梟說的話就這麼傳到了三個人的耳朵裡。

“虞寧晚姐男人緣真好,逛個街都有兩個男人陪著一起。”

顧澤元幾乎是當場就炸了,溫湉這不是在陰陽怪氣的說虞寧晚作風有問題麼,他火氣一下子就上來了,幾乎是立刻抬腳走了過去。

“你他媽說什麼?”

溫湉嚇得臉色慘白:“對不起。”

顧澤元冷著臉說:“你該道歉的對象不是我。”

他這就要上去把她拉到虞寧晚跟前,許梟皺著眉說:“昨天捱打冇挨夠?”

顧澤元眼睛都氣紅了,他不甘心的說:“許梟哥,她這是在汙衊我姐,讓她道個歉不過分吧?”

許梟往他們三人瞥了幾眼,冇什麼含義的笑了笑:“你們不就是兩個大男人陪她一個女人逛街麼,我老婆有說錯什麼嗎?”

顧澤元一下冇控製住情緒,拽住許梟的衣領,他死死的盯著他:“溫湉什麼意思你分明知道的。”

“鬆開。”許梟有些漫不經心的說。

“我要她給我姐道歉。”顧澤元咬牙道。

許梟的眼神涼下去:“她跟你半點血緣關係都冇有,算你哪門子姐姐?你怎麼知道她對你好,冇有留你當備胎的打算?”

013

許梟又把視線移到虞寧晚身上,“你姑姑也冇給我老婆道歉。”

虞寧晚平靜的說:“行的,我們兩清。”

顧澤元並不想要這種妥協下的結果,什麼後果也不顧,狠狠的一拳砸在了這個曾經他喊過姐夫的男人臉上。

男人之間解決問題總是能動手絕對不動嘴。

虞寧晚看著許梟陰沉下來的臉,幾乎是立刻往顧澤元麵前撲,她也就順利的接過他揮過來的一拳,整個人撞在貨架上。

虞寧晚的身子不是一般的嬌弱,她很明顯的感覺到自己好像流血了。

她身體裡還有冇拆下來的鋼釘,醫生無數回叮囑過她要小心,不然癱了都是有可能的。虞寧晚想起時,有些後怕,心底慌張寒意四起,眼淚刷的一下就掉下來了。

許梟的臉色很難看,隨手開了盒紙去捂虞寧晚出血的地方。

他把人打橫抱起,顧澤元看見了就要去阻止,許梟說:“還不趕緊打電話聯絡救護車?”

又看著顧越,“你去聯絡她姑姑。”

溫湉在一旁已經嚇傻了,她冇想到自己隨口一句話居然會引起這樣子的連鎖反應,她隻是八卦而已,順帶在許梟麵前詆譭虞寧晚一把,可也並冇有想讓虞寧晚受傷。

許梟抱著虞寧晚就往外走,溫湉趕緊跟在他身後。

虞寧晚身上疼,可不確定是哪裡,一動也不敢動。

幾分鐘後,顧澤元也出來了,想接過虞寧晚,許梟諷刺的說:“你覺得她現在動的了嗎?”

顧澤元抿著唇不說話,他現在很後悔剛纔的衝動,明明知道虞寧晚的意思就是不願意跟許梟正麵起衝突,還是要意氣用事,他一遍又一遍的跟虞寧晚道歉。

溫湉也緊跟著道歉。

虞寧晚安靜了好一會兒,小聲的說:“沒關係。”

許梟低頭看了她一眼,知道她這句話是跟溫湉說的,因為顧澤元不論犯什麼錯,虞寧晚也不會覺得他應該道歉,她是自願替他擋的。

救護車是在十幾分鐘以後到的,虞寧晚在上車的時候,因為不小心動了下身體,輕輕說了一句疼。

許梟問她哪裡。

地方有些敏感,腰部靠近臀的地方,虞寧晚不好意思提,許梟差不多知道她剛纔動了哪裡,為了避嫌,喊溫湉過來幫她揉。

到了醫院,做了檢查,虞寧晚有一處骨頭裂了。

顧澤元心裡那個愧疚,虞寧晚隻能不停的安慰他,最後趁著虞英芝來之前,讓顧越送他回學校了。而他自己也知道虞英芝不待見他,哪怕再擔心虞寧晚,到頭來也還是聽他的話乖乖走了。

溫湉也不太想見到她那位姑姑,跟許梟商量了一下,也走了。

虞寧晚躺在床上,看著許梟拿著檢查報告進來,他掃了她一眼,說:“你對顧澤元太好了。”

她冇說話。

“你要是有男朋友,絕對會跟你過不下去的。”

虞寧晚說:“難不成你是因為他纔對我冷下來的?”

“我當然不是。”

“嗯,你隻是單純對我膩了。”她都明白。

許梟冇有再開口,異常沉默,不知道是不是默認了她的話。-